• 婚非得已,霸道总裁逼婚成瘾

    路千持

    东方已完结1073100

    初相识, 她把他当成渣男,搅了他的“雅兴”,他把她当成“小姐”,喊她上演“制服诱惑”。 他咄咄逼人:“苏小姐,你吓跑了我一个女人,不该赔我一个女人吗?” 她脊背不弯:“周先生请你自重,我不是那种女人。” 再相遇, 一觉醒来,她居然浑身光溜溜地睡在酒店的床上,而旁边,是一张她不愿看到的脸。 她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哀悼,就闯进来一堆接到神秘爆料的记者。 摄像机照相机,咔咔咔照个不停。&#

  • 拽丫头VS矫情男

    韩小希想要快乐

    修真已完结643000

    文艺青年版简介: 如果你还相信爱情,憧憬友情,那么请驻足观看。 2B青年版简介: 什么???你认为这是一篇虚幻而平凡的校园小说?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它更多的是诠释生活,展现人性的真实、爱情的变故、友情的纠葛和亲情的摩擦。 什么???你认为这一定是一本大宠文?那你也大错特错了!它宠得让你心醉,虐得让你锥心,他们将何去何从? 普通青年版简介: 本文的女主韩瑾儿美丽、可爱、迷糊、同时她也很野蛮。在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异界已完结3641300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傲娇少爷好难追

    上官雨静

    修真已完结275000

    【励志温暖甜文】 (完结)平凡少女蓝夏夏在与天才型的美少年接触下逐渐喜欢上他,可是她被拒绝了。但她并没有放弃,她依然坚守自己的心意,只是一次次被伤了心之后,她难过地对他说:“夏允寒,我不再喜欢你了,真的,不喜欢你了……”她是否真的从此要离开他的世界了呢?(此书首发于言情小说吧,请支持正版!)

  • 总裁你!

    姐风中凌乱了

    东方更新中151700

    一记响亮的耳光,一张法院传票,她从坐拥几千万遗产的小富婆变成了需要晚上出来帮别人代驾来维持生活的穷人。 从此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 至尊毒妃,王爷滚远点

    从寒

    异界已完结318900

      【已完结】传闻中重花楼,日进斗金,生意兴隆,引人注目的不是美艳花魁,亦不是楼里的佳丽万千,而是这座花楼的楼主。传闻她有个特殊癖好,喜欢网罗美人进重花楼,然后把她们一个一个贴心的嫁出去。   某一日,玉惊容正在闲闲用餐,小丫头慌忙来报:“楼主,有邻国的王爷来求亲。”   某女打起精神:“他求的是哪一位?”   小丫头结巴:“楼主……他求亲的对象是你。”   某女淡定以对:“来人呐,把他给老娘……”

  • 替嫁皇妃太顽皮

    韦紫

    异界已完结318400

    她,皇上新封的皇贵妃,可也是别人的替身。别人作替身,多半儿不情愿,她可是兴奋异常兴高采烈兴致勃勃地要求作替身;别人作替身,或为情或为义,或为主子或为亲人,她纯粹为了好玩儿;别人作皇妃,或八面玲珑,或计谋深沉,她专搞恶作剧,毛毛虫、迷药、痒痒粉、点穴齐上阵,把后宫搞得鸡飞狗跳,这一切的一切,只为了一句:好玩… 他,元盛皇朝至高无上的皇帝,却并不是万事顺心,他还没想出法子削弱权倾朝野宰相的势力,人家却要送女儿进宫做他的皇妃,他冷笑

  • 重生,嫡女翻身计

    栖墨莲

    异界已完结1118900

      (全文完)   【周而复始的后宅争斗,嫡庶子女的阴谋阳谋,这里,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   (女主篇)重生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专利,可是谁知道这年头重生也改做批发了。但为什么她重生成了别人,时光还在继续,而其他人重生后还是自己,并且回到了从前?这不公平好不好!   传闻说安国公府全家抄斩因为叛国,传闻说安国公之女怕被娘家连累临死也不看爹娘最后一眼,传闻说安国公之女在全家死后第三日就难产死了,又传闻安国公的儿子

  • 豪门缱倦,用子逼婚

    戚惜

    东方已完结308600

    “好!好一个用子逼婚!我成全你!” 转经年,她终于亲手将他送上绝路。 他手铐锁住的双手,捧过她的脸颊,却说:“谢谢你,帮我解脱。” 那一刻,她嚎啕大哭,天崩地裂…… 你心中有仇,我满怀怨念,爱情终究成了我们的陪葬品,那么,谁有资格说悲伤?——题记

  • 执子之手,把总裁拖走

    高子涵

    东方更新中151700

    当她披上嫁衣,带着他的一双儿子,毅然决定嫁人时,他再次将她虏进房车,愤怒的说:“记住,今生你只能是我墨子皓的女人,即使死也只能是我的鬼。” 爱恨纠葛缠系心头,终究谁是谁的痛?谁又是谁的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