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四十四章 为什么?嗯?

第四十四章 为什么?嗯?

  “我让萧湛找了护工,明天一早就到,今晚我来照顾你。”林业悬不容置喙道。

  感觉到他的话越说越强硬挑衅,姚荆也不再表面客气,“不用麻烦林先生,我自己可以。”

  说完就转过头,冲着窗户。

  腿上麻药劲过了,阵痛阵阵,她一直在忍的不光是林业悬。

  可是疼这种事,难受这种事,害怕这种事,再多再多,也都只能一个人担着。

  “姚荆。”林业悬看了她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身,轻轻叫了一声。

  姚荆没有转头,却重复了一遍,“我一个人可以,林先生去忙吧。”

  几次三番的拒绝,终于把林业悬一直在压制的火气勾了出来。

  他上前一步,忍不住道,“我是做错了,可你就敢说你的举动正常吗?偷偷动我手机,装睡留在我房间,半夜起来找领带绑我手腕,非要和我去公司,还偷偷带修理工回别墅,反过来,把我换成你,你就真的不会怀疑什么?”

  “怀疑?”姚荆冷笑一声,终于转头看向他,“那你为什么不在发现我动手机的时候就问我,发现我装睡的时候就赶我出去,发现我绑领带的时候就绑回来啊?”

  “好,那我问你。”林业悬直视着她,“为什么用领带绑我?”

  “……”姚荆猛的窒住。

  答案很简单,可她就是说不出口。

  因为我能预知你的死亡,姚荆试了又试,这几个字却始终像卡在喉咙里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在问你,为什么用领带绑我?”林业悬几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真的说不出口,假的编不出来。

  姚荆气的炸肺,深吸一口气,自暴自弃道,“我有病,精神分裂没好全,行了吧?”

  “不行。”林业悬倾身凑近,双手撑在床边,一张脸与她贴近,“你让我问的,为什么用领带绑我?”

  “你是不是有病?”姚荆压都压不住火,把枕头往旁边一丢。

  “恩,我有病,强迫症没好全。”林业悬唇角一扬,桃花眼眯起勾人的弧度,又往前凑近了一些,“领带绑手腕,有什么寓意吗?”

  他的脸,与姚荆几乎只隔了一个指尖的距离。

  只要姚荆稍往前一动,两人鼻尖就能碰上。

  她往后撤了撤,不自在的别开视线,心中觉得林业悬奇怪,嘴上答着“没有。”

  “没有?”林业悬一把拉起她手腕不准她躲,双眼含笑的又凑近了,“那为什么要用红色?”

  随便抓了一个就用,她哪管什么颜色?

  姚荆终于意识到林业悬确实很奇怪。

  可还没等她说什么,林业悬又问,“你之前见都没见过黎燃吧?为什么那么讨厌她?”

  “……”姚荆。

  “为什么装睡留在我房间?”

  “……”姚荆。

  “为什么……”林业悬双眸微眯,贴近的鼻尖终于与姚荆抵在一起,“把我们两个的手腕绑在一起?”

  他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这种执着的时候。

  在心里明知道答案的情况下,在姚荆不愿意说出口的情况下,屡屡逼迫。

  如果姚荆说出口……

  他甚至没想好要给姚荆怎样的回应。

  对感情,他没有任何期待,只有避之不及。

  他不想投入任何一段感情之中,更遑论姚荆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

  在他知道姚荆喜欢他之后,他也没想过答应,没想过回应。

  可是姚荆的冷淡却让他坐立难安,他突然想听姚荆承认。

  承认之前那一系列的举动,都是因为喜欢。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留在你房间,我想把我们的手腕绑在一起,我想跟着你,我对喜欢你的人充满敌意……

  这样的回答,林业悬突然很想听姚荆亲口说出来。

  他食指轻轻勾在姚荆下颌,盎惑般的语气轻声问,“为什么?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