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七章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第七章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回到林宅别墅,林业悬直接带姚荆到二楼书房,拿出纸笔给她。

  “画的越细致越好,有什么不知道怎么画的细节,就形容给我,我帮你补充。”

  姚荆接过笔,在手上转了一圈,又在纸上画了两道试下手感,然后点点头,“好。”

  她初中时学过一段时间素描,虽然画的没多好,但临摹个心理画像出来还是没问题的。

  用铅皮在纸上描描画画,很快便勾勒出女孩儿大概轮廓。

  蝴蝶结,漂亮的眼睛,碎花裙子……

  林业悬在手机上处理完公事,低头看了一眼,道,“画的不错。”

  难得他也会夸奖别人,姚荆眉梢微扬,“以前学过一点。”

  说完低头继续画,却发现脸部线条有些歪。

  她右手不停,左手摸索到旁边,想拿橡皮把线角擦掉,却抓住了林业悬撑在桌上的手。

  几乎在同一时间,脑中一闪而过画面。

  雨天的夜晚,林业悬躺在树下的草地上,胸前的伤口流着血,被雨水冲刷,将他白色的衬衫染成鲜艳的粉。

  是预知。

  这是姚荆从小就有的能力。

  只要左手与别人接触超过三秒,她就可以预知这个人的死亡。

  第一次出现是在小学,她和小伙伴们手拉手做游戏,脑中闪过拉她左手的小男孩儿躺在血泊中的画面。

  结果放学的路上,那个孩子就出了车祸。

  那之后,她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事,渐渐在血腥中接受了这样不可思议的能力。

  但这种关于死亡的预知,出现的频率并不会很高,她已经有三年不曾在别人身上见过。

  如今,死亡预兆突然出现在林业悬身上,让姚荆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又措手不及。

  最重要的是,在车上和酒店里,她也曾和林业悬有过接触,但那时就完全没出现预知的画面。

  可见,是在他们回程这段时间里,不知道哪里的某个人突然起了歹念,想至林业悬于死地,才会显现预知。

  “你是在发呆,还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掌下的手指动了一下,林业悬朝她看过来。

  姚荆回过神,这才发现她仍旧抓着林业悬的手,慌忙松开。

  而这时,仿佛呼应她的预知,窗外的天空突然打了道闪,随后雷声接踵而至。

  林业悬拉开椅子站起身,过去窗前掩上半边窗户。

  姚荆看着外面的电闪雷鸣,心跳的厉害。

  雨天,夜晚,很可能就是今夜。

  林业悬会死。

  如果她就此放任的话。

  毕竟她的预知能力从没出过错,除非她出手干预。

  比如十二岁那年,她在爷爷身上看到预知,她耍赖不肯让爷爷出门,躲过灾祸。

  可现在是林业悬,不是住在乡下种菜为生,出门与否都关系不大的老人。

  他有那么大一间公司,甚至被主动上门求潜的女孩们惯出了毛病。

  他就算不是日理万机,也肯定不会因为自己几句话,就留在家里不出门。

  姚荆画也画不下去,抬头看着窗前的林业悬,犹豫的问,“你今晚……有事吗?”

  “你指什么?”林业悬转过身。

  “……”姚荆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业悬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等到下文,主动猜测道,“有什么想去地方?”

  姚荆摇了摇头。

  “还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线索?”

  姚荆再次摇头,想了想问,“你今晚有没有约会?”

  “你指哪种约会?”林业悬唇角微勾,别有深意的问。

  这种人命关于的事,姚荆没心思和他扯皮,一脸严肃道,“哪种都算。”

  见她认真,林业悬也收起那副纨绔的笑,答道,“我这个人比较懒,晚上一般一会出门,所以哪种约会我都不会选在十点之后。”

  “哦……”姚荆应了一声。

  既然林业悬本身并没有深夜出门的计划,那如果预知在今晚应验,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突然叫他出去。

  这个叫他的人,就是想要杀他的人。

  姚荆抬眸,盯着林业悬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

  那个人估计会打电话,或者发消息,她得想办法看一看林业悬的手机。

  打定主意,姚荆加快速度,闷头画了起来,很快一副栩栩如生的速描图跃然纸上。

  “画完了。”她收起笔和余下的草纸,对林业悬道。

  外面雨势稍减,林业悬将窗户重新打开,才走过来将画接了过去。

  魅惑的桃花眼在纸上扫了一圈,他满意的点点头,“画的很好。”

  “时间不早了……”姚荆装模作样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道,“我们休息吧。”

  “恩。”林业悬一边应着,将纸放在书桌上,用手机拍了一张,给萧湛发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