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拜拜

    凤华雪月

    东方已完结772200

    某日巡查产业,一个大腹少妇正气定神闲在他分公司里洽谈商务。 他凌厉鹰眸眯起,酒杯生生握成碎片,霍然起身——女人,久违了!

  • 小娇妻,大叔先婚后爱

    慕容雪儿

    东方已完结881700

    第一天军训,齐玉宁就看上了他们的教官。可惜神女有情襄王无意,白教官特鄙夷地挑着一双眼看着她冷冷地拒绝:“我对You女没兴趣。” 没兴趣吗?齐玉宁挑挑眉,以惊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地跳起来,竟来了一强吻。强吻过后还不罢休,抹抹嘴巴笑的痞痞地说,早晚有一天会让他有兴趣的。 白教官恼恨气愤,可是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不止是you女,还是他的学生,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是京城里鼎鼎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号称军人世家的谢家重

  • 重生豪门:妖娆冷娇妻

    是妖非骚

    东方更新中291100

    她,一个被组织训练得无欲无求,冷心冷情的地狱使者。 她,一个豪门千金,万千宠爱于一身,娇蛮、跋扈、恶毒是她的象征。 一朝生死,当她变成了她,娇蛮、跋扈、恶毒之后又多了一个冷心绝情的代言词。 娇蛮怎么了?跋扈又怎样?恶毒那也是针对人的。 且看重生的地狱使者如何将娇蛮,跋扈,恶毒,冷心绝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 帝国军少,恋爱中

    周执安

    东方更新中819200

    以行走的荷尔蒙著称的铁血军少左祈深,母胎单身二十四年。 这其中的原因,众说纷纭。 然而无人知,左祈深心里很早就住进了一个人。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从安定繁华的京城到枪林弹雨的战场。 他一直在等,却也一直在……错过。 * 作为京城望族南家不受宠的大小姐,南绯的人生信条只有四个字。 ——开心就好。 所以她美丽又肆意,娇憨又洒脱。 直到她遇见左祈深。 当铁

  • 限时婚约,总裁强势爱

    苏芒芒

    东方已完结391000

    拿着孕检报告,伊夏傻掉了,她明明还是处~女,可这孩子是从哪来的? 她想要拿掉孩子,却总有人暗中阻拦,直到嫁给了他…… 他是叶家二少,因为一个误会,深爱的女人嫁给了他的大哥,成为他的大嫂,大哥却为救他出了车祸……世人之都知,叶二少在这世上最在意的人,就是他的大嫂与侄子。 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一个小女人的出现,发生了悄然改变。 & “老公,大嫂说她身体不舒服,想让你过去探望一下。”叶太太尽责的汇报

  • 总裁前妻的秘密!

    淑瑛瑛

    东方已完结316700

    【正文已完结】 “叶守守,你还要霸着陆太太这个名分多久?”婆婆携着趾高气昂的小三,来到她面前。 “我怀了你老公的孩子,现在,你这个下不出蛋的母鸡,该退位了吧!” “抱歉,不是我不离婚,是向荣他不想,你可以试着和他谈谈,要不要我借你电话?” 结婚三年,身为丈夫的他,从不动她,却又在每次她危急的时刻救她! 面对他屡次的背叛,她练就了一身应付小三的本事,这种事情,经历多了,也就麻木了。

  • 娇养萌妻,总裁老公好威武

    帝九鸢

    东方已完结568300

    【群号:程少爱吃薄荷糖 477375799】 程珈澜,名门程家继承人,声名赫赫的黄金单身汉,一回国就被个女人睡了! 薄荷,程家长孙的未婚妻,订婚前夕却睡了回国的小叔子! 他肆意又心狠的羞辱她,却不容旁人看不起她。所有人都知道,薄荷是程珈澜看上的女人,谁敢觑觎她,就是挑衅他! 可是,她最无助的时候,他却在床第间宠溺深情的唤她,“乖女孩,把你的心脏交给我好不好?” “为什么?” “

  • 一念路向北(电视剧《一念向北》原著小说)

    吉祥夜

    东方已完结1043700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一念路向北》已出版上市。电视剧《一念向北》由刘恺威主演,即将开机。 ———————————————————————— 有谁会知道,她和他结婚两年,明明执手同行,共枕同眠,心和心,却隔了天涯那么远? 如果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她可不可以回到那个盛夏,不去摘那田田荷叶中最美的荷花?那么,她就不会掉进池塘,更不会被他所救,以致从此和他执手,却天涯…… 可是,可是,陆向北,我们

  • 豪门:总裁的离婚新娘

    安臣月

    东方更新中109000

    情人节当天,她心怀憧憬地告诉她怀孕的好消息时,他却准备了离婚协议书,要娶心爱的前女友为妻; 原来,她只是他夺取继承权的棋子,他从来就不爱她…… 心灰意冷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要那巨额财产,她孑然一身地离开; 然而,当她忘却情伤,要嫁与另一名优秀男子时,他却在新婚前夕将她拐走,冷冷地道:“我楚凌枫要过的女人,怎么能够再嫁给别人,我绝不允许!” ----------------

  • 不问凉薄不知归

    翠翘金雀玉搔头

    异界更新中324400

      她杀戮他的女人,谋算他的江山,在他的精心扶持下一步步走向顶峰,却在大功告成之际因情惨败。   *   “涣栀,一定要记住,你是为何进宫。”女子目光坚定,飘向远方,瞳孔里印着多年前的一场大火。   她跟他,初的初,她嫁,他娶罢了。   不过是为了名利而已,她并不想与他扯上任何恨怨情仇。   她不情不爱,他不冷不淡。   *   因为机缘巧合,她不可躲闪地动了情,坠入他精心设置的